免费问答
专家解答 >>

“精神病号”日益增多 美军成了吃药大军?

2010-09-27 10:23:49 来源:健康新闻

[摘要]

兰德公司报告:30万美军士兵遭遇心理疾病困扰虽然在现代战争中高科技武器十分抢眼,比如那些向隐藏在地下的敌人投下“地狱之火”导弹的无人驾驶飞机,但如今越来越多的美国士兵却要携带一...

兰德公司报告:30万美军士兵遭遇心理疾病困扰 虽然在现代战争中高科技武器十分抢眼,比如那些向隐藏在地下的敌人投下“地狱之火”导弹的无人驾驶飞机,但如今越来越多的美国士兵却要携带一种另类“武器”——抗忧郁药——去打 推荐阅读 治好癫痫先治好人 平癫祛痫黄金组合 生酮饮食治疗癫痫 迷走神经刺激术

  兰德公司报告:30万美军士兵遭遇心理疾病困扰

  虽然在现代战争中高科技武器十分抢眼,比如那些向隐藏在地下的敌人投下“地狱之火”导弹的无人驾驶飞机,但如今越来越多的美国士兵却要携带一种另类“武器”——抗忧郁药——去打仗。美国军队装备了这种“武器”,这是一个鲜为人知的秘密。有史以来恐怕还是第一次,相当规模的美国战斗部队正在依靠每天服用抗抑郁药,来松弛他们因为长期在伊拉克和阿富汗作战而紧张过度的神经。

美军“精神病号”日益增多

  克里斯托弗·勒琼就是其中的一员。2003年,他随着滚滚战车来到伊拉克。在那里,他不是一名普通的士兵,而是吸引伊拉克反美武装的“诱饵”。他经常故意大摇大摆地在伊拉克首都巴格达的危险道路上走来走去,以便将伊拉克武装引诱到美军的伏击圈消灭掉。

  7个月过去后,勒琼的心情越来越沮丧。他说:“我们承担着繁重的任务,很多事情令我们烦躁不安。”他的部队负责保护经常受到火箭弹袭击的伊拉克警察局,搜查躲藏在阴暗的地下室的武装分子。一天夜里,在与伊拉克武装猛烈交火后,他们被派去收集敌人的尸体。当他们走过去,他和他的战友发现有些人还在血泊中痛苦地呻吟。

  他说:“人们并不总是知道谁是坏人,当你搜查某人的家的时候,你脑子里总是堆满了这些人是恐怖分子的念头,但当你走进去,你看到地板上的玩具和儿童的鞋,诸如此类的事情开始深深影响着我。”

  深受折磨的他找到军医求助。军医很快就诊断他患上了忧郁症,给他开了抗忧郁药和抗焦虑药。“军人通常很难开口承认他们患有这样的病,即使他们承认了,也只能得到些药丸而已。”

  越来越多的美国士兵已经离不开抗抑郁药。根据美国陆军第五心理健康咨询组的报告,去年秋天进行的匿名调查显示,当时大约2万驻伊拉克和阿富汗美军在服用抗抑郁药或者安眠药,其中驻伊拉克美军战斗部队12%在服用抗抑郁药或者安眠药。这种情况在驻阿富汗美军中间更为严重,大约17%的驻阿美军在服药。美军军官解释说,阿富汗暴力袭击日益增加,导致那里的军队比驻伊拉克的美军更加依赖这些药物。

  长期以来,寻求心理帮助的士兵往往会被人看不起,因此美军士兵服用精神药物的情况可能要比这一调查结果更为严重。

  美国陆军估计,服用“百忧解”等抗抑郁药和“安必恩”等安眠药的士兵各占一半。这些药物不仅用来帮助这些士兵保持镇定和冷静,平静他们紧张不安的心,也是为了兵源早已捉襟见肘的美国军队将士兵尽可能多地留在战斗第一线。其实早在美国“建军”伊始,美国的国父乔治?华盛顿就下令给士兵配发用甘蔗或者糖蜜等酿制的浪姆酒。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纳粹军队在一种叫做脱氧麻黄碱的安非他明兴奋剂的帮助下闪电般攻进法国和波兰,而美国陆军在越南战争期间也使用了安非他明。

  美军成了吃药大军?

  美军越来越多地服用抗抑郁药也反映了这种药物在民间的流行。2004年,美国医生开了1.47亿人次抗抑郁药方。但是,军队以往在战斗期间禁止服用这种药物。士兵一般比普通人更年轻更强壮,入伍前也要经过精神疾病检查。如今,美国战斗部队越来越多地服用这种药物表明,美国为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付出了沉重的精神和心理代价。根据美国陆军的调查,有将近2/3的驻伊拉克美军士兵知道己方某人被打死了或者负伤了,但只有不到15%的人明了他们打死了一个敌人作为回应,这种不平衡使美军士兵产生了“强烈的恐惧和无助感”,在他们的心中播下了精神疾病的种子。有的士兵痛苦地说“一个朋友在坦克驾驶室被烧化了,我看到了一切”,有的说“一枚炸弹将我朋友的头炸飞,离我只有50米远”。这些恐怖得令他们难以忘怀的场面,以及对谁将成为下一个的担心,驱使大量的美军士兵服用抗抑郁药。

  一而再、再而三地被派到前线也助长了美国军队中精神疾病的泛滥。美军一名高级精神病专家在今年3月对国会说,在第三次被派上战场的士兵中,近30%的人患有严重的精神疾病。他表示,目前美军士兵部署到战场一次后只能休息12个月,不足以使他们在重新投入战斗之前从压力中恢复过来。

  五角大楼的调查显示,在前线打仗的所有士兵都会感到精神压力,70%的人能够很快恢复到正常状态,但大约20%的人将受到美国军方所称的“暂时压力伤害”的折磨,而10%将患上“压力疾病”。一旦患上这种疾病,士兵一开始将出现轻度的焦虑,易怒,难以入睡,冷漠和悲观。随着病情的发展,士兵将出现惊慌失措、精神错乱、无法控制的颤抖和暂时性瘫痪。即使在回国后,这种症状也常常难以消失,导致离婚、自杀和精神崩溃。

  随着这种痛苦的精神创伤日益增加,五角大楼也许将把这种精神伤痛列为获得紫心勋章的资格之一,而以前仅仅限于那些在战场上负伤的士兵。美国国防部长盖茨5月2日称,这显然是需要考虑的事情。

  抗抑郁药使自杀率上升

  但是,精神药物并非没有副作用。美国抗抑郁药生产商警告说,这些药物可能增大儿童和未成年人自杀的危险,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2007年敦促抗抑郁药厂家将18至24岁的年轻人也纳入警告范围,美国陆军士兵大都处于这一年龄段。

  从战争打响到2007年底,有164名美国陆军士兵在阿富汗和伊拉克自杀。目前,美国陆军的自杀率比2001年扩大了一倍。美国陆军5月29日说,仅去年一年,就有115名士兵自杀,其中36人自杀在伊拉克和阿富汗,创美军1980年记录自杀数据以来之最。而在2006年和2007年自杀的士兵中,有将近40%的人服用精神药物,特别是“百忧解”等选择性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selective serotonin reuptake inhibitors,SSRIs)。

  虽然美国军方声称关系不和是导致士兵自杀的主因,但外部专家感觉这与服用药物有关。美国哈佛医学院精神病治疗专家约瑟夫表示:“美国士兵在服用选择性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后自杀行为高发,这应当引起足够的重视。”

  靠药“养军”管用吗?

  在美国陆军之外,对服用药物来应对战场压力的讨论少之又少,但在美国陆军内部却已研究多年。2006年编撰的《战斗压力伤害》一书认为:“没有什么神奇的药丸能够抹去战友粉身碎骨的形象,也不能消除与他换班的士兵的内疚。不过,药物能够缓解一些近乎难以忍受的战斗压力伤痛,有助于恢复个人的全面战斗能力。”这意味着任何能让士兵坚守在前线打仗的药物都能节约训练和换防经费。一名美军军医高兴地说:“这些药丸太好了,这样我们就可以让士兵长期驻防。”

  但是,美国兰德公司在今年4月公布的研究报告说,选择性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的效果有限。美国联邦药物研究所也在去年10月宣布,目前确定选择性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治疗“创伤后应激障碍”效果的证据不足。

  曾经在伊拉克充当“诱饵”的勒琼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勒琼于2004年5月回国,但他还在继续服用抗抑郁药。他说,吃药物不能治愈他的“创伤后应激障碍”。一年前,他干脆不再服药,开始接受心理咨询。

  他说,在伊拉克许多士兵需要药物或者其他帮助,而药物和其他战争压力的作用又使许多士兵不能胜任职责,不少人在一片恍惚中外出巡逻打仗。

  和勒琼一样曾经在伊拉克和阿富汗作战并患上“创伤后应激障碍”或者抑郁症的美国人有30万之多。在伊拉克和阿富汗,大约1/3的士兵称他们在需要的时候得不到精神医生的帮助。2007年,美国向伊拉克增兵3万,但军队精神健康工作者数量没有变化,只有大约200人,以至于美军士兵更难以得到心理咨询和帮助。

  随着美军士兵多次被部署到前线和战斗期限延长,需要长期精神健康治疗的士兵数量不断增加。如果士兵没有充分的时间远离战火和硝烟,抗抑郁药和安眠药的使用也成了不可避免。

  

分享到:

●【往下看,下一篇更精彩】●

健康室 版权所有 闽ICP备18021446号-3
广告合作 | 网站简介 | 换链接 |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给健康室提意见